澳门博彩公司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2|回复: 0

候鸟救助者纪实|20来人试图保护成千上万被围剿候鸟

[复制链接]

1509

主题

1509

帖子

5239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5239
发表于 2017-4-19 14:46: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群友小奇告诉我,这是个不一般的女人。刘懿丹身边有一群和她一样为解救候鸟不惜一切的人。







参与拆网的志愿者还告诉记者,候鸟捕猎现象多年来屡禁不止,除了捕鸟背后的黑色利益链形成的巨大经济利益,促使非法捕鸟者屡教不改的原因之外,还有相关部门执法不力的原因。

志愿者将天津、唐山等地的捕鸟情况向相关部门反映后,相关部门也有了一些回应。据记者了解,为保护天津保护区生态环境,目前天津林业、公安等部门正在采取专项措施严厉打击违法捕猎鸟类行为。天津滨海新区相关公安机关也在积极对辖区内布网捕捉野生候鸟事件立案,已经初步告捷,抓获一名犯罪嫌疑人。

“你们不能这么救鸟!这样放在一起它们会死的!”志愿者刘懿丹一边为候鸟解除身上的束缚,一边心疼的告诉新来的志愿者。

许多鸟都“落网”了。国庆期间,有护鸟志愿者首先发现滨海湿地有捕鸟网。随着捕鸟网发现得越来越多,大量媒体也开始关注这件事情。护鸟志愿者在天津、唐山两地巡查,发现数片非法捕鸟区域,现场触目惊心,一排又一排的候鸟挂死在网上,目前粗略计算挂网死鸟多达5000多只,其中不乏国家重点保护野生鸟类。
这场面,血腥、狰狞的让人难以直面,却又束手无策。

刚刚拆完网,志愿者们马不停蹄赶往下一个非法捕鸟地。志愿者站在路边用望远镜观察芦苇中的捕鸟网位置。
最初知道刘懿丹这个人是在网上,一个拆网志愿者的微信群里。

非法捕鸟者的捕鸟网由尼龙细线织成,十分稠密,挂在竹竿或树枝上。鸟一旦飞入就被细小的网眼缠住,难以逃脱。即使它们没有受伤,也常因为挂在上面几小时无法挣脱而被饿死或渴死。

参与救助的朱宝光说:“现在杀戮候鸟的设备越来越先进,草滩里安放了数百台诱鸟器,迁徙途中的候鸟在诱鸟器的误导下,一旦飞入鸟网便无法逃脱,整个网的布局呈方阵型,只要鸟飞进去,再想往回飞就出不来了,可谓天罗地网,有来无回。”




有志愿者感叹,猎者之手真够黑的。身临其境,在漫天的芦苇荡里,看着悬挂在黑色网丝上的数百只小鸟,倾听者生命危在旦夕的鸟儿凄厉的哀鸣声,《方圆》记者(方圆ID:fangyuanmagazine)和小伙伴们真的是惊呆了。


为护鸟公益事业,刘懿丹舍弃了工作,把自己的老公和儿子也拉进了候鸟护卫队。这个人缘好,威信高的“女汉子”为了护鸟,可以冒着冰冷的湖水,挽着裤腿和那些大男人一起下到水里;为了给被挂到绳子上的候鸟松绑,她竟然从中午直至晚上7点不吃一口饭。看到别人粗心,急躁,在剪开网绳的时候,不小心伤到候鸟,她会迎头批评,对待鸟儿好像母亲对待女儿那样。没有学过生物学的她,却能叫出大多数鸟类的名字,清晰地知道每只鸟的保护级别。



在过去3年多时间里,刘懿丹这位瘦弱、耿直、性格强悍、内心朴实的中年女子,带着她手底下的20来人,固执而坚决地拯救并试图保护成千上万只为不法分子“围剿”的候鸟。
特别提示

王建民认为,这些人在天津捕捉这些候鸟的原因主要是用来走私供人食用。买主会想办法把鸟儿养开、催肥,催到腹部都长了黄油,然后把它们闷死,闷死以后发往广东等地。现在禾花雀都快吃绝了,便拿各种珍稀鸟类充当禾花雀吃。

10月11日,经过一天的拆网和救鸟,天终于黑了,所有的手电、手机也都没有了电,大家只能回家。晚上12时,刘懿丹打电话给记者,明天还要早起去拆网,救助今天晚上没有来得及救助的鸟儿。

带领记者到滨海湿地的护鸟志愿者王建民说,这些年来,非法捕鸟者抓鸟,志愿者放鸟、救鸟,类似的猫抓老鼠的故事,已经反复上演很多次了。志愿者们越来越多,鸟贩们也越来越多。

采访中,《方圆》记者(方圆ID:fangyuanmagazine)同王建民,刘懿丹,朱宝光等几个志愿者探讨非法捕鸟者猎杀候鸟的目的。大家的说法高度一致。

如果遁隐黑暗,那么,这黑暗将永远也没有尽头;如果沉浸于杀戮,则这血迹永无消退之日,我们将永远也看不到日思夜想的那个流光溢彩的景象——漫天之上,万千只鸟儿自由自在,漫过我们头顶,飞跃过千山万水。
可是,这个至关重要的候鸟
“中转站”里却发生着最为悲惨的一幕,大量候鸟迁徙到这里,等待它们的却是不法捕鸟者的“天罗地网”。

10月11日傍晚,暮色渐浓。天津市滨海新区一处远离城镇的芦苇湿地里,当媒体记者们和其他志愿者陆续都往城里返回时,候鸟救助者就只留下了刘懿丹和他的老搭档朱宝光,还有另外四五个人,仍在争分夺秒地抢救那些从网眼下活下来的鸟儿。

唐山林业局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掌握的情况,存在在天津、唐山沿海张网猎捕,在津唐交界收购,通过天津贩卖,最终流向广东等地这样一个捕猎贩卖野生鸟类的产业链“。国家林业局野生动植物保护与自然保护区管理司副司长王维胜表示:“各级林业主管部门要亡羊补牢,对野生候鸟的重点迁徙区域、路线进行排查彻查,做好清网和救助工作;配合公安部门追本溯源,做好调查侦破工作,彻底捣毁捕售野生候鸟产业链,真正将乱捕滥猎野生候鸟的违法活动遏制下去;充分发挥公益组织和志愿者的积极性,探索良好的合作机制,实现协调互动、信息共享的保护机制。”

我们在此呼吁,在这鸟类迁徙的季节,请各位有识之士,任何时候发现非法捕鸟迹象,立刻联系护鸟公益组织或志愿者,或者直接向当地林业部门、公安部门举报。本次行动护鸟热线:“让候鸟飞”公益基金:13366530876
志愿者刘懿丹团队:13920303102





记者赶到捕鸟现场时,几名志愿者已经在一处芦苇荡中拆了捕鸟网往外走了。

据统计,全世界每年大约有数十亿只候鸟进行洲际迁徙,8条主要迁徙路线中有3条经过中国。3条线路中,又有两条途经天津。天津的滨海湿地为各种候鸟提供了良好的栖息条件,是东亚至澳大利亚迁徙通道上的重要迁途停歇和觅食地,因此成为大量水鸟最为青睐的越冬地。

仅仅这一天,《方圆》记者(方圆ID:fangyuanmagazine)就跟随来自京津冀地区的50多名志愿者及当地政府部门相关人员累计拆除捕鸟网数万米,解救活鸟3000余只。让人震惊的是,受害的鸟类还包括红喉歌鸲、蓝喉歌鸲等国家重点保护的野生鸟类。

王建民曾私访过捕鸟的黑色利益链,他告诉记者,天津市普济河道、大丰桥、王串场等几个大型鸟市每天交易近万只候鸟,血淋淋的虐杀天天都在上演。有的是捕鸟人带着刚捕的几只成色较好的观赏鸟来交易;有的是大鸟贩子,现场收鸟、卖鸟,身前的候鸟多达几十上百只。市场上的鸟类主要为近期过境本市的候鸟品种,如“红脖”“蓝脖”“虎皮”“禾花雀”“眉子”等,都是重点保护野生鸟类,有的甚至是国家二级保护鸟类。

目前国内法律对于非法猎鸟的处罚,分为行政处罚和刑事处罚。我国野生动物保护法规定,猎捕、买卖国家和市保护益鸟,由行政主管部门给予警告,并责令停止违法行为,没收获物及猎捕工具,可处5000元以下罚款。非法捕获20只以上普通野生鸟类,或捕获国家一级、二级普通野生保护鸟类1只的,可以刑事立案。按照我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一条的规定,非法猎捕、杀害国家重点保护的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罚金;情节严重或特别严重的的,处五年以上或十年以上有期徒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澳门博彩  

GMT+8, 2017-5-1 12:25 , Processed in 0.757204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6 Comsenz Inc. Designed by 澳门博彩公司唯一指定官网

Comsenz Inc. 候鸟救助者纪实|20来人试图保护成千上万被围剿候鸟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